苏瓦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在与世隔绝的岛屿上隔离,会是什么感觉 [复制链接]

1#

作者:Tony

排版:Elaine

图片:NZherald和网络

来源:我的新西兰

先说一下疫情,

截止4月11日,

当日新增确诊29例(含疑似9例),

单日确诊数,前天有反复,但持续下降,

累计确诊目前例,

医院15人,进ICU的5人

医疗系统暂无挤兑压力,

死亡人数4人,新增两例分别70+80+

在前日检测达到峰值后,

昨天检测数量回落到,仍为高位。

存量检测用品上升为,

扣除过去2日的消耗,存量增加+

数量充足。

待溯源确诊病例率下降为11%,

社区感染率仍然在2%,没有变化。

康复新增49人,累计康复人,

康复率上升到32.2%,

现存病患下降为人,

虽然说拐点还存在一定未知数,

但从公开的数据来看比较乐观。

今天聊聊在家看到的一个新闻。

新西兰人马克·希尔兹(MarcShields)与他的妻子及其三个孩子,在世界最偏远的岛屿隔离的事情。因为新冠肺炎病毒,他们所生活的岛屿从3月19日就和新西兰一样开始隔离了,游客不再被允许登陆这里。

他和妻子年在怀卡托大学读书时认识,一年后两人一起回到了妻子的家乡拉帕努伊岛(RapaNui)。在那之后的日子里他们先后有了2个儿子1个女儿。因为这个岛屿的主要产业是旅游业,所以他们也开了一家地接旅行社为生。

这篇新闻吸引我注意的有两个点,一个是烂漫随性的波利尼西亚文化在隔离中的应对方式,另一个就是一家人回到“原始社会”的生活感悟,我觉得两点都非常有趣,也让人能够有很多的思考。

我们都知道新西兰的原住民毛利人属于波利尼西亚文化圈,Polynesia这个词其实最早来自希腊语,Poly代表众多,nesi代表岛屿。新西兰最大的旅游城市北岛罗托鲁瓦(Rotorua)有个著名的温泉就叫波利尼西亚温泉,很多大巴团的游客都省钱买了室内池的票,其实多$20的湖景池有几个不同温度的温泉,都正对罗托鲁瓦湖,有很多水鸟,景色很美。如果早上或傍晚去,颇有“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感觉。

波利尼西亚文化圈犹如太平洋里的大三角,北面极点:夏威夷群岛,东面极点:复活节岛,南面极点:新西兰。既然是一个文化圈,那他们就有着血缘和文化的联系。鉴于语言,考古和人类遗传学方面的证据,他们应该是最早发源于中国台湾的一只海上南岛人,在新几内亚和美拉尼西亚人有过混血,随后继续向东探索大洋最后占据了这个大三角形成独立的文化圈。

波利尼西亚人的文化以热情奔放,崇尚天性闻名。著名画家高更酷爱波利尼西亚文化,一生画了很多塔西提群岛(又名大溪地)题材的作品,最后也是在法属波利尼西亚希瓦瓦岛去世。南太平洋群岛的热带阳光,民风,鲜艳的色彩都给了他无穷的创作灵感,留下了不少作品并影响了其后很多的画家。

但波利尼西亚文化里并不只有浪漫,他们也有威严的一面,那就是Taboo(又名Tapu,禁制)的文化传统,即给与一些区域和物品封禁或封圣,非经允许不得进入和接触。奥克兰被誉为波利尼西亚人的首都,因为这里有全世界最大的波利尼西亚人族群。走进奥克兰博物馆的展厅,主入口左侧有一块表面有着流水的石头,旁边有介绍牌告诉你,这里有很多展品和建筑属于毛利Taboo,按传统,你需要用当地酋长施法的流水洗去禁制后再进入参观。

拉帕努伊岛上的人们和毛利人一样有这样的传统,所以部落宣布因为疫情,很多地方要成为Taboo,生性自由奔放的当地人都能做到严格的遵守这个传统习俗,并没有遇到太多的管理压力。我没有去过拉帕努伊岛,也没有遇到过来自那里的人,但我开优步时遇到过斐济,汤加,萨摩亚,库克群岛,夏威夷群岛的人,我常爱和他们聊有关他们文化的话题。跨文化的沟通是个很奇妙的事情。

这个新闻的另一个有趣的点就是,马克·希尔兹和我一样是个导游。拉帕努伊岛是著名的旅游胜地,但因为疫情和隔离政策,他暂时失业了。没有了游客的小岛,恢复了久未有过的宁静。可是这个小岛很多东西需要依赖外面送过来,现在航班很少了,超市不少东西就没有了。那么一家五口怎么生活呢?

新西兰的居家隔离是可以出去散步运动,但不能娱乐(比如高尔夫,钓鱼,划船,山地自行车等),而且范围不能太大。但在偏远的拉帕努伊岛并没有像新西兰这样严格的要求,只是航班停了,另外下午2点到凌晨5点宵禁。所以他们一家和岛上很多人一样开始靠传统生活方式自救。新闻里提到,他们早晨就去海边钓鱼,或者潜水刺鱼(用鱼叉插鱼),另外他们在院子里种植了土豆和山药等作物。

其实新西兰刚宣布要居家隔离时,我的想法也是这样,可以去附近礁石钓鱼补充新鲜蛋白质。新西兰的海产太丰富了,礁石边水针piper,黄鱼spotty,嘉华鱼kawa,真鲷snapper,蝴蝶鱼gurnard,这些都是常见近岸常见鱼类。可惜我的如意算盘破灭了,因为钓鱼可能会发生意外,这样需要海岸巡逻队和医护人员救治,这对在应对疫情的医疗系统是不必要的负担,所以被禁止了。

好在我们也可以种菜,我们家房子是个老房子,但院子还是有多平米可以用的地方。我爸平时本来就爱种菜,提前就育好了苗。关门前我还去Bunings买了6袋种植土,临时开垦了几块菜地,我们就种下去。下面就是封城前一天种下的小白菜,我们现在已经吃了好几顿了。

这段居家的日子很特别,因为从来没有这么多时间作Garden。我们把院子里面不整齐的地方尽量清理出来,有的地方因地制宜做成了菜地。有些地方杂草不好清理,这次也都彻底清理了一遍,铺上了防杂草的膜,这样一劳永逸的解决了问题。

父亲70的人了。他在新西兰每周步行1.5公里去海边钓鱼2-3次,往返就是3公里,还带着渔具和钓的鱼;身体还是不错的。平时我看他在院子里,总觉得没忙出啥来。现在帮他一起浇水,我发现其实工作量不小,差不多是3-4个小时的运动。让他用自来水,他省水,主要还是用的我们收集的雨水种菜,一次大雨能管2-3周的种菜用水。我想节约用水也是环保,那就由着他了。

孩子们也帮着开地,浇水,有时候还帮着剪豆子,洗菜。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就是这样。我们湖北老家小县城的老房子,后院也有一块地,满满的都是我爷爷奶奶种的各种蔬菜,青菜,辣椒,豆角,南瓜,啥都有,丝瓜顺着旁边的一排杉树爬得老高,树枝搭起来的篱笆上挂着苦瓜。

我曾经记录过我的一个优步客人,20年前她们生活在美国芝加哥,一家5口(3个孩子都不大)买了一条帆船从法国出发,用时2年完成了横跨大西洋,穿过巴拿马运河进入太平洋,途径拉帕努伊,大溪地,库克群岛最后来到了新西兰并留了下来(延伸阅读:坐帆船移民的一家人)。哦,我刚才忘了介绍,拉帕努伊岛(RapaNui)还有一个更有名的名字,那就是复活节岛(Easterisland)。

这样的一场疫情,我们一家人也从未有过的24小时生活在一个小院子里。虽然孩子们有时也会打架吵闹,但欢声笑语却总是最多。这样一段特殊的日子也是今后生活里特别值得回忆的经历。而且又回到儿时的生活场景,与我,与孩子们,与一家人都是高兴的。我特别对马克·希尔兹(MarcShields)在采访中的一句话有所共鸣。

我认为我们不能一直这样生活,

但回到过去还是很高兴。”

我当初选择移民的时候特别钟情新西兰,很关键的原因之一就是这里传统和现代有一个很好的平衡。新西兰从人均GDP是USD,排世界第21位,虽然不低,但并不在世界前列。新西兰有着丰富的土地资源,淡水资源和海洋资源。这些让新西兰能够保持相当程度的自给自足,而且为全球贡献了相当的奶粉,海产品,肉类的出口。新西兰不会像类似复活节岛那样的地方,因为规模太小,封闭后有食品安全问题。

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新西兰和世界各主要国家距离都很远,飞到最近的澳洲东海岸城市悉尼墨尔本都需要3个半小时。除了前往南太平洋各岛国会将新西兰做为转机地,很少有其他国家航班途径这里。即便疫情下航班大幅下降,从下图的世界实时航空图看航班也还是不少。红色箭头就是新西兰的位置。所以关闭国门的决定相对容易一些,影响也小得多。

新西兰的基础产业结构不能说完整,但做为一个发达国家科技和工业生产能力还是不错的。比如不是这次疫情,我还不知道新西兰本土Whangarei还有日产能的口罩厂,新西兰还有全球最大的呼吸湿化器生产商,医院一家就订购了80台设备。《指环王》系列并不仅仅是这个国家自然风光的展示,也是向世界证明了新西兰的动漫和电影后期能力在世界具有领先的地位。新西兰还是南半球唯一一个具有独立卫星发射技术,并具有一弹多星的能力(延伸阅读:新西兰又将增加一个景点)。

所以,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大岛上隔离,可能就是一种传统生活和现代生活的结合。昨天回答记者提问环节时,总理说入境强制隔离2周的政策可能会实施1年甚至更长,如果这样旅游业可能就归零了。新西兰过去几十年大幅降低了畜牧业的规模,存栏羊的数量从历史顶峰的万头下降到目前的万头左右,这都是为了降低对环境的压力。同时用了20年将旅游业做成了第一大产业,承载了大量就业人口和拉动经济的发展。

但一个新时代要开始了,这个远离世界的岛国和这里万人民可能会再次思考。在今后跨国人流下降的时代,新西兰今后的旅游可能只剩下中高端市场为主。那么我们将选择什么新的产业来承载旅游业冗余的22万就业人口?无论怎么选择,有一点我相信不会改变,那就是新西兰人仍将如40年前一样要继续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未完待续

疫情下的新西兰系列短文链接

疫情下的新西兰(1-10)

(11)如何冷静看待新西兰的疫情?

(12)3月初回中国的你们,还好吗?

(13)隔离期,第一次出门买菜

(14)我已经开始怀念那个新西兰

(15)闭门在家的日子,就想好好说话

点击图片阅读下文

澳新直邮商城点击“阅读原文”

我的新西兰Tony

转发或打赏,都是我的动力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